经过“南方车站” 胡歌走向未来

  艺术片导演刁亦男和偶像演员胡歌,貌似走在毫无交集的两条轨道上,终于还是在“车站”汇合了。对于胡歌来说,当他和刁亦男在上海的一家餐厅里首次相见,知道他邀约自己出演《南方车站的聚会》时,真的有些“受宠若惊”。胡歌当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于是他成为了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中的困兽周泽农,

  没有了偶像的滤镜,胡歌让自己成为一个说着武汉话、躲闪于人群中的亡命之徒,内心里有着害怕、不安和戾气,表面上却又要故作沉稳。最终,他要把自己献祭给这片江湖,被水吞没,又被水记得。这个角色让胡歌感慨,真是太“南”了。

  受宠若惊

  创作瓶颈期接到邀约

  胡歌大学毕业后即以《仙剑奇侠传》中的李逍遥一举成名,随后在车祸中捡回一条命,2015年又因《琅琊榜》和《伪装者》的热播,重回巅峰,但是胡歌认为这只是一种消费型的快乐。

  在他看来,人生中有两种快乐:“一种是消费型快乐,一种是创造型快乐。前者更多的是感官上暂时的快乐,对人生并没有太大的意义,甚至是一种假象;创造型的快乐,则是持续性的、能够帮助成长的。很遗憾,《琅琊榜》和《伪装者》的热播属于前者,让我在短暂的开心后更加茫然。”

  所以,那时候的胡歌处在一个瓶颈期,对工作有些迷茫,他在等一个有表演冲动的项目。就是这样的机缘之下,胡歌与刁亦男见面了。“导演通过我的朋友联系到了我,我挺惊讶。因为之前我演过的电影不多,演的电视剧大多比较商业化,而刁导在我的印象中则很文艺。”听刁亦男描述《南方车站的聚会》的故事后,胡歌动心了:“我觉得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

  《南方车站的聚会》成为了胡歌主演的第一部电影,谈及电影与电视的区别,胡歌表示差异很大:“电视剧由于制作周期和容量的关系,没有办法像电影有那么长的时间和空间,让演员来准备一个角色,对于演员的要求是速成的;电影像在小火慢炖,我通过这个电影可以去找到新的方法和感悟。”

  演周泽农

  要晒灯、减肥、学武汉话

  《南方车站的聚会》中,胡歌饰演的周泽农是盗车团伙中的头目,因为抢地盘卷入争斗,结果误杀了一名警察,不得不逃亡。在听说自己有30万元的悬赏金后,周泽农就设法让妻子挣到这笔赏金,算是给家庭一个补偿。

  主创阵容中,桂纶镁和廖凡曾主演过刁亦男的电影《白日焰火》,又是公认的演技派。所以胡歌说自己压力很大,有点紧张,但刁亦男告诉他放心去演。“导演给了我很大耐心和指导,却不会在拍摄时轻易喊过,因为想挖掘更深层的表演。某种程度上,周泽农有时与导演有点像,表面儒雅,但内心有力量。”胡歌说道。

  为了扮演周泽农,胡歌需要在外形上接近角色:“我要去晒灯、减肥、学武汉话,去他生活的环境观察人物。我还花了很长的时间进行体能的训练,我在里面有一段打斗的戏,导演要求打得连贯,打得实在,我的理解就是无招胜有招。”

  胡歌说:“我们在拍摄小偷大会的时候,找来了当地的一些群众演员,我在他们身上获得了很多灵感。”胡歌还要学习手枪的使用和拆枪装枪。

  让胡歌比较得意的是会骑摩托车这个技能,他说自己去拿剧本时就是骑摩托车去的,人家给他送剧本下来时吓一跳,胡歌还开玩笑说自己是来取快递的。

  相对于这些外在的接近角色,胡歌坦承走入周泽农的内心很难:“有一次导演在现场问我说,感觉怎么样?我很诚实地跟他说,有好有不好,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有些绷着。但是,我不会去刻意回避,因为我觉得这些负面的情绪或者身体上的感受,和这个人物是接近的。他在整个过程中都是在一个极其不安的状态,我的这种不安,可能也正与人物的不安符合。”

  拍重头戏

  两天内吃了29碗面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顺拍的,胡歌觉得这对于演员来说非常好:“从头到尾,你的整个情绪是连贯的,你不需要为了接戏,而把自己的情绪断开。但前提是,我们有一个强大的投资方能够允许我们这么任性地去创作。”

  片中有一场胡歌的落水戏,胡歌说那场戏是他表演的一个分水岭。“那场戏之前,我觉得我还没有完全进入到这个角色的状态。那场戏之后,我觉得整个人都打开了。在自己的体力达到极限的时候,那个状态和周泽农是最接近的。”

  片中胡歌与桂纶镁对手戏很多,这也是两人的首次合作,胡歌形容桂纶镁是一头鹿,很敏感很灵动。对于两个人物的关系,胡歌认为是超越了爱情的感情。

  胡歌在片中还有一场重头戏,就是吃面的戏份,因为周泽农在全片中绝大多数时候都感情内敛,很阴郁,只有吃面那场戏,是他最淋漓尽致的一次情感表达,他的喜悦和恐惧反应,甚至是他的悔恨、委屈,各种复杂的情绪都在这一场吃面的戏里表现出来。胡歌说为了这场戏,每个机位都要吃一碗面,所以,他拍了两天,整整吃了29碗。

  用时半年

  胡歌重新喜欢上表演

  胡歌拍《南方车站的聚会》用了将近6个月的时间,在人物上,他试图走近周泽农,在表演上,他努力忘掉以前演电视剧的那些套路,以一种全新而陌生的表演方式进入。

  胡歌说:“我从一个演电视剧的演员,第一次踏进了电影圈。这个过程从不适应到适应,从适应到理解,观察学习,消化、感悟、总结。可能我自认为我呈现的不是最好的状态,但是我至少学到了方法。”他感谢导演刁亦男所有的NG:“他每一次的不满意都会激发我的潜力,进一步挖掘自己未知的部分。”

  胡歌称自己幸运地得到了气候的助力:“武汉的高温让我处在朦朦胧胧的一个状态,分不清现实与梦幻的界限在哪。我时而是我,时而又是周泽农,而且我也觉得这个故事就应该发生在武汉,可能去别的地方,我觉得拍不出这样的感觉。”

  《南方车站的聚会》拍摄中途,胡歌去参加了一个活动:“所有人都说我变了,我发现自己好像比往常多了一份淡定,这或许是周泽农带给我的。”

  拍摄这部电影让胡歌收获了很多“第一次”,也有很多在工作上的全新体验:“说得大一点儿,我觉得让我重新喜欢上表演这件事。说得小一点儿,我在这个过程里获得了快乐。”

  车站,是某些人的起点,也是一些人的终点,交错的铁轨纵横远方。《南方车站的聚会》的故事对于周泽农来说,是一个终结,对于胡歌来说,则通向未来。

  文/本报记者 肖扬 统筹/满羿

  文章来源:http://fashion.people.com.cn/GB/n1/2019/1209/c1014-31495849.html

《叶问4》万若男来头不小,快女王艺洁义妹,更是王家卫力捧小花

  原标题:《叶问4》万若男来头不小,快女王艺洁义妹,更是王家卫力捧

  《叶问4》跟甄子丹飙戏,田壮壮电影演女主,16岁的她为何这么牛

  文/一床情书

  1月3日,田壮壮执导的新电影《鸟鸣嘤嘤》宣布杀青。

  据悉,电影改编自阿城的小说《树王》,主要讲述60年代知识青年在云南种橡胶树,并与【囧囧影院】当地农民“肖疙瘩”发生较量的故事,这部戏由00后演员周奇和李宛妲联袂主演。

  周奇因为在《小欢喜》里饰演“小皮猴”方一凡迅速走红,继而参加《演员请就位》,演技得到李少红和陈凯歌等导师盖章,同时还参加《声m.80skp.com入人心》第二季,成为当下最受瞩目的00后小生之一。

  说起李宛妲的名字,可能很多朋友不太熟悉,但是说起她在电影《叶问4》里唐人街中华总会会长万宗华的女儿万若男,大家应该不陌生。

  她自幼跟父亲学习太极,因为在拉拉队跳舞中脱颖而出招到同学的嫉妒,随后遭遇校园霸凌,幸亏叶问出手相救,才没有受到更大的伤害,尽管万若男只是给叶问配戏,却是整部戏的关键人物。

  在她遭到校园暴力后,她和叶问、父亲万宗华的人生都发生转折,因为她同学的父亲滥用职权,将万若男的父亲万宗华抓走,继而打成重伤,叶问被迫以咏春还击,大展一代宗师风采。

  据悉,这部电影是李宛妲的处女作,但是表现却可圈可点,遭同学欺负时的坚强乐观,坐在公交车上要求叶问帮自己整理头发时的俏皮可爱,她都诠释的恰到好处,根本看不出是第一次演戏,而她跟吴樾的父女情更是电影一大亮点。

  李宛妲在戏中的哭戏颇为感人,从不服父亲让她忍耐的哭,到为了父亲向美国军官求情的哭,再到看见负伤的父亲躺在医院里的哭,三场不同情绪的哭戏,她都把握得相当好,作为一位新人,非常难能可贵。

  因为演戏有灵气,所以获得叶伟信和甄子丹的赏识,也得到田壮壮的青睐,但是她真正的背后靠山却是王家卫,因为她是王家卫旗下力捧的花旦,也是王家卫公司成立至今年纪最小的签约艺人。

  据一床情书了解,李宛妲2003年出生,父亲马悠是德国的生态学家,母亲李旻果是著名的环保工作者,夫妻俩在云南西双版纳买下橡胶林,一起从事热带雨林再造与修复工程,婚后诞下李宛妲和李林妲两个女儿。

  李宛妲从小在雨林里长大,独特的原生态少女气质赢得“雨林精灵”之誉,更因为高颜值受到众多时尚杂志的青睐,王家卫正是因为看到了一组李宛妲的杂志照片,决定跟她签约。

  当然,李宛妲走上演艺道路,或许还得谢她的义姐—2011年快乐女声王艺洁(全国第7名),当年王艺洁参加比赛时,李宛妲姐妹俩曾多次到场助阵,随后姐妹俩更参加了《中国达人秀》,并且晋级总决赛,凭借一首《花恋》获得单项奖项—天使的微笑。

  虽然尚不清楚她在新片《鸟鸣嘤嘤》里饰演哪个角色,但是她本身就是云南西双版纳人,据以跟电影背景和角色应该非常契合,鉴于她在《叶问4》里表现,我们对她在新片中的表现颇为期待。

  另外,大家都知道,王家卫是巨星推手,张曼玉,梁朝伟,张震,刘嘉玲等明星都因为他的大力扶助成为影坛大腕,年轻,有颜值,演技有灵气的李宛妲在他的力捧下,一定前程无量。

  文章来源:https://heike12.com/index.php/art/detail/id/1715.html

在浙台湾教师罗惠龄:“唱”授国学之美 品读中华文化

  新华社杭州1月5日电(记者席玥段菁菁)“今子有大树 

  ,患其无用……无所可用 

  ,安所困苦哉 

  !”在浙江省湖州师范学院(以下简称“湖师院”)艺术学院大一学生的一堂通识课上 

  ,台籍教师罗惠龄哼起歌手周杰伦《听妈妈的话》的旋律 

  ,领学生唱学国学经典《庄子·逍遥游》 

  。

  教龄16年的罗惠龄来自台北 

  ,2017年随丈夫到上海发展 

  ,在一所民办学校任国学教师 

  ,2019年赴湖师院文学院教授中国古代文学 

  。她授课生动活泼 

  ,广受学生喜爱 

  。

  罗惠龄说 

  :“这种教法让文言文朗朗上口 

  ,学生下课前就能把文章背下来 

  。”她还尝试用儿歌《两只老虎》的旋律教唱《世说新语》 

  ,改编流行歌曲《体面》的旋律教唱《庄子·知北游》 

  。

  更令学生印象深刻的是 

  ,学到朱自清的散文名篇《背影》时 

  ,罗惠龄竟拿出橘子 

  ,一人分饰主人公和父亲两角在讲台上表演 

  。

  罗惠龄虽然上课诙谐幽默 

  ,但她对学生的要求格外严格 

  ,这半学年要求学生写出50篇作文 

  。“为启发学生 

  ,我把台湾好的语文老师教写作的视频放给他们看 

  ,很多写作技巧是互通的 

  。”

  大陆日前出台《关于进一步促进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简称“26条措施”) 

  ,罗惠龄尤为关注其中“持台湾居民居住证的台湾同胞在购房资格方面与大陆居民享受同等待遇”等内容 

  ,因为她和丈夫正考虑买房、买车 

  ,准备长期扎根 

  。

  “湖师院给了我继承和发扬中华文化的舞台 

  ,我在这里工作愿景大 

  ,很有成就感 

  。”罗惠龄笑着说 

  。

  近半年来 

  ,她还坚持每周五在湖州市老年大学开班教授《庄子》和《诗经》 

  。她活泼的教学方式让不少老年人在学期末结课时感叹 

  ,“她已经真正融入我们的生活中 

  ,我们早晚散步、游泳时 

  ,常浮现她上课教唱的情景 

  。”

  在罗惠龄的努力下 

  ,她的舞台也正在向课堂外延伸 

  。两个月前 

  ,罗惠龄开始录制并向音频分享平台喜马拉雅FM上载“罗惠龄释说《老子》”“导读《孟子》”和“品读《论语》”等专辑 

  ,带领更多网络听众同她一起领略国学之美 

  。

  文章推荐:

  德外长批特朗普:用制裁威胁伊拉克“没多大帮助”

  手绘长卷:2019习近平引用的这些诗词典故言谆意重

  百名乡村教师三亚获颁“2019马云乡村教师奖”

  《二十四节气生活》将播 关注节气背后的生活故事

  辽宁贫困县、贫困村全部摘帽销号

  上海:小寒日变“小阳春” 迎春绽放刷新早开纪录

  香港艺人:做乞丐也不会向暴力妥协 永远支持香港警察

  日本厚生劳动省拟出台法律禁止基因编辑婴儿

  文章来源:http://www.lroupi.cn/hots/64452.html